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夕阳收起了最后一丝余辉隐入西方的群山之中

 
  “是在前面吗?”
  
  倾苒躲在密丛中指着不远处的一处断崖,看着身边的殷洛继续质疑道:“那家伙今天不会不来了吧。”“别啰嗦。”殷洛一把按住倾苒的头使劲压了下去。不远处,十余名蛮族的巡逻哨兵身披重甲、手握长剑,警觉地查探四周的动静,神情凝重。要比之前见到的蛮族士兵,显得更训练有素。殷洛有些迟疑,刚才倾苒说话的声音好像被他们听见了,而且他们其中有一个人的目光正好与自己的目光撞到了,这绝不会是自己的错觉,那么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
  
  倾苒一把抓住殷络的手小声气道:“你要把我脖子按断了。”殷络看着痛苦的倾苒尴尬的笑道:“老实点先。”按照颜廷的筹划,智千机会在这个时候到断崖附近的溶洞中修炼,修炼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而且会选几名蛮族精干的士兵把守。在智千机修炼的时候动手,这是除掉他唯一的机会。
  
  时过不久,智千机带了三名亲信,每个人都身着黑袍,紧跟在智千机身后,蛮族哨兵见到他们纷纷单膝跪地而拜。智千机并不理会这些喽啰,带着三名亲信径直走向密林深处的溶洞。“要动手吗?”倾苒紧握手中凤羽枪。“这些哨兵的位置太分散了,如果就这么冲出去一定不能将他们一举歼灭,到时候惊动智千机那家伙就麻烦了。”
  
  “那里有动静。”
  
  一名蛮族哨兵指着倾苒二人所在的位置喝道:“快。”其他哨兵闻讯一起围了过来。“卧槽!”倾苒吃惊低声道:“被发现了。”殷洛紧握腰间的殷冥剑凝眉道:“等他们靠近再出手。”待哨兵近至眼前,只见寒光一闪,不远处的一名哨兵扑通载到在地,随后又听见两声闷哼,两名哨兵倒了下去。殷洛见不远处的一名哨兵开始残杀自己的同伴。难道是颜廷安排的吗。
  
  倾苒见状纵身杀了出去,前后夹击。等其他哨兵有所反应便已经迟了,十余人干净利落的被倾苒和一名不知身份的蛮族哨兵解决掉。殷洛一把拉回倾苒提起殷冥剑指着那名哨兵道:“你是谁?”倾苒和对面的人见殷络如此,瞬间笑崩。
  
  “染尘?”
  
  殷洛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不是让你带着芽儿到蛮族边境接应我们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也是颜廷安排的?”“不是。”染尘认真道:“作为朋友,我应该和你们并肩作战,芽儿也是这么说的。”染尘在安顿好芽儿后折返回来,而且在倾苒和殷络来之前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方,并趁机会解决一名落单的哨兵,并乔装其样在此等候。“可是?”殷洛刚想说话却被倾苒拦下,倾苒笑道:“真是帮了大忙了,不过我现在更担心婉夏他们,如果可以的话,你去把婉夏公主带离蛮族,这是颜廷和青离嘱托我们办的事情,如果办砸了可是会被颜廷看笑话的,等我和殷络解决掉前面那个麻烦,再跟你们会合。”“我这就去。”染尘扔下一句小心便匆匆离开了。
  
  “呦!”
  
  倾苒看着殷络笑道:“这是我们死里逃生后的第一次联手,你可别再死了。”“我可是剑师,而你只是个剑士,所以你自求多福吧。”倾苒不屑的冷哼一声,提步走向智千机的藏身之处。两人在草木的遮蔽下到了溶洞的边缘,溶洞后面就是高山断壁,三面密林草木环绕,确实是鲜有人来、适合修炼的好地方,现在的洞口由三名法师把守着。还没等殷络想出办法,倾苒一个箭步飞了出去,凤羽枪脱手而出,枪身幻化成数道烈斩,砸向守在洞口的三名法师,顿时石飞雷鸣、尘烟四溅,待烟尘散尽,三名敌手竟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难道是分身?想毕殷络气集于剑,全身散发出淡青色的怒气,凝眉低吼,挥剑横扫,强大的冰蓝色气斩脱剑而出,击向溶洞上方的断壁。一声爆鸣之后,十几块巨石砸了下来,把溶洞埋得结结实实的。倾苒闪身而退到了殷络身边道:“这就活埋了?”
  
  天色渐暗,夜风微凉
  
  殷络提剑凝眉看着被掩埋的溶洞,竟然无一丝响动,寂静的有些令人不安。“喂!大人”倾苒假声对着溶洞大喊道:“您在里面吗?需不需要帮忙?”殷络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浪从溶洞中扩散而来,殷络一把拽住倾苒衣领退后十余步。只听一声爆裂,堵在洞口的巨石被炸的四溅。水柱夹着碎石洒落一地。
  
  智千机一头白发,身着黑袍,动身抖了抖衣服上的水珠,抬眼看了一下不远处的倾苒二人横眉怒道:“你们这玩笑可开大了。”“老不死的。”倾苒凝眉提枪指着智千机继续道:“西天路上,还是我送你一程吧,接招。”倾苒力挥长枪斜劈而下,智千机单手集气,聚水成冰正面的接下了倾苒的长枪,倾苒凝眉,他想不到一个法师竟然能接下自己全力的一击。倾苒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单脚点地飞身而退,脚下十余枚冰锥破地而出险些要了倾苒的性命,那刺骨的寒气瞬间将倾苒的手臂冻伤。倾苒的冷汗从额角流了下来,他想不到对手竟然这么可怕。智千机抬头看着倾苒认真道:“你挡了我的路,所以你得死。”殷络拔剑而出,携气而上,每一次挥剑都击出一道气斩飞向智千机,智千机抬起手臂,掌心向外,在面前生成出一道冰盾,殷络飞身而起,气斩幻化成火凤聚在殷冥剑之上,殷络连同殷冥剑被赤炎包裹着,殷冥剑狠狠的砸在冰盾之上。一声爆鸣之后,砂石四溅,烟尘滚滚。惊的林中飞鸟哀鸣而逃。智千机冷笑道:“你以为我的冰会怕你的火吗?”言毕,智千机聚气于手,凝重的冰寒之气开始扩散。倾苒见殷络难以独撑,便舞动长枪怒道:“烈斩”一道强劲的气斩脱枪而出直击智千机的冰盾。智千机邪笑道:“你们这样的攻击根本……”还没等智千机说话,倾苒的气斩,分化数道,随倾苒的意思绕开了冰盾,从不同的方向狠狠的砸向智千机。智千机一分神,殷络亦使出杀招一剑九凤,九凤欲火而现痛击智千机。智千机幻化分身退出数丈,用手捂着胸口干咳了几声。智千机看着面前这两个人,因为刚才修炼时被打扰到,所以功力还不能完全发挥出来,再加上使用了禁术炸开洞口又耗费了不少气力。又挨了两个人的合击,几乎把智千机逼到绝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夕阳的余晖从撕裂的层云透过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