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夕阳的余晖从撕裂的层云透过

  
  第六日
  
  日落西斜,带着血色的光芒遍布山林和蛮族的整个部落,山脚下的传来一阵躁动,铁马嘶鸣惊飞的燕雀在半空盘旋、哀鸣。
  
  青离静静的站在木屋的门外,只见尘烟散尽,一对人马出现在青离面前。青离错愕的看着人群中为首的一人,金甲白袍,伟岸雄武,来人正是蛮族首领霍战,是蛮族至高无上的王,而王的身边有焚子牧、邪枭、十余人的近卫队,还有颜廷。青离单膝跪地而拜道:“圣驾至此,罪女青离恭迎。”霍战看着青离身后房檐下轻掩的木门凝眉道:“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青离刚想开口替婉夏说话,邪枭看了一眼青离哼道:“公主忙的连圣驾都不见了,看来我得请一请。”
  
  “不必。”
  
  随着一声应答,婉夏推门而出,一身青色百褶裙,风吹起的发丝半遮着眉眼,嘴角微动,却再难吐露一个字出来。霍战抬手指着婉夏冷声道:“有人说你救了一个不该救的人,可有此事?”婉夏轻笑道:“王既已查明,婉夏听凭处置便是。”邪枭提步进了木屋,搜了一阵“找到了一些带有血色的纱布。”窜出来回道:“大王请看,血迹未干,一定是这些人得知大王要来,便匆忙逃离了这里。或者说,是有人偷偷走漏了消息。”言毕用余光扫了一下不远处的颜廷。
  
  “是谁呢?”
  
  霍战看着邪枭继续道:“你是说颜廷吗?”“颜廷!”霍战喝声质问道:“可有此事?”颜廷步至霍战面前单膝跪拜道:“确有此事。”语出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理由呢?”
  
  “不值一提”
  
  霍战凝眉道:“你这是一心求死?”颜廷起身凝眉道:“若臣之死能换蛮族太平,虽死无憾。但我不认同血影族的所作所为,因为在十年前的血战中,有多少与我朝夕相处的同伴死在他们手里。这说明他们就是我颜廷的死敌。”霍战冷笑道:“如今在我眼里,只有强者说的话才有分量。”颜廷凝眉笑道:“即便我在这里杀了焚子牧也没关系吧?”
  
  “弱者。”
  
  焚子牧横眉道:“说大话是改变不了现实的。”焚子牧看了一眼霍战的背影,他猜不出他的意图,难道只是想警告颜廷吗,还是说,他想借机铲除血影族在蛮族中的势力,就凭他们,真是痴人说梦。想毕紧握手中的骷髅法杖。当邪枭听到颜廷说血影族是他的死敌,心被触动了,对他来说,血影族与自己有杀父之仇,自己竟然糊涂到和他们合作。想到这里心中生愧。青离低着头着实为颜廷刚才所说的话捏了一把汗,还好王没有降罪于他,可是面对焚子牧这样的强敌,就连那个叫殷络的人都败的那么惨,颜廷要怎么对付啊,想到这里心便开始慌了起来。
  
  霍战下马走到婉夏身边,那种迎面而来的寒意让婉夏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霍战一直把她逼到木屋里,然后坐在了门槛上,背对着屋内的婉夏低声道:“你在恨我?”“不敢。”“那就是有喽。”婉夏低下了头认真道:“是呢,说假话真的很痛苦吧?”霍战听到婉夏如此说欣慰的笑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即便你是王也需要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来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还有人。颜廷已经把他的想法告诉了霍战,要铲除血影族留在蛮族的两个人,焚子牧、智千机。而今天便是生死存亡的大战,这是他平生的一场豪赌,可能到最后连身后的婉夏都保护不了。霍战看着颜廷冷喝道:“既然你做了这么不明智的抉择,那就请速战速决吧,我可不想在这种鬼地方久待。”
  
  颜廷凝眉,目射寒星,单手提起长枪指着焚子牧嘲笑道:“我不介意你找个帮手。”“哦?”焚子牧有些猜不透眼前这些人的心思,颜廷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还要故意虚张声势?可是在他眼里看不到恐惧,难道他有把握打败我吗,还是有别的什么阴谋?被他救走的倾邺城战将难道在附近设伏了?不可能,焚子牧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感觉不带周围还有其他人的气息存在。这可是解决掉颜廷的好机会,刚才邪枭的表现确实也让他踏实了一些,这个坑任他颜廷是怎么也爬不上来了,便对颜廷动了杀意。
  
  颜廷提枪快身贴近焚子牧,先发制人,持长枪纵身一劈。焚子牧撤身一躲,在颜廷横挥长枪前,他一脚踹在枪身。颜廷撤身退出了数步,凝眉看着焚子牧,他想不到即便是近战对手也可以沉着应对,更何况他只是一个法师。
  
  “怎么了?”
  
  焚子牧冷声道:“面对你无法战胜的对手是不是很绝望。”言毕念动法咒,阴云骤聚,电闪伴着雷鸣轰然而下,一时间尘土飞溅。颜廷左跳右串,即便躲过了数道雷击,身体却还是被犀利的气划伤多处,血染青甲白袍。气息已经紊乱的难以控制,实力相差太悬殊了。霍战看着毫无招架之力的颜廷问道:“你看到了吧,你选择的这条路有多艰难,如果你想放弃,吭一声就好了,否则你真的会死的,嗯,而且还会有人因此而难过、甚至伤心欲绝。”
  
  “来吧!”
  
  颜廷看着焚子牧怒道:“你的对手是蛮族战将颜廷。”“可笑。”焚子牧言毕念动法咒,颜廷飞身而上提枪便刺,就在长枪快刺到对手的时候,颜廷的身体停了下来,“这是?”颜廷想起来了,是禁锢之术,是对付殷络的那招。焚子牧冷笑道:“去死吧。”言毕天雷夹着闪电直接劈向颜廷。颜廷凝眉闭上了眼睛,尽管拼劲全力也只是这个程度吗。
  
  “不……”
  
  一声刺耳的嘶喊叫着颜廷的名字,青离飞快的冲到颜廷面前,纵身一跃抱住了颜廷。青离抱着颜廷贴着他的耳朵轻声道:“这条命,我还给你了,今生我们互不相欠。”颜廷睁大了双眼,只见雷击毫不客气得砸在青离身上,顿时烟尘四溅。颜廷倒在了青离的血泊之中。婉夏透过父亲的身躯看的一清二楚,青离死了,任凭自己医术再高明也救治不了了,心被生生的撕扯着。她看着无动于衷的父亲,他什么都没做,冰冷的如一块寒冷的冰块。
  
  “结束了?”
  
  霍战站起身来提步离开,焚子牧冷哼一声,转身看到了邪枭。邪枭毫不客气的用一把匕首刺进了焚子牧的胸口,鲜血顺着焚子牧的胸口涌了出来。“你?”焚子牧一掌击了出去,邪枭闪身一退拔出了带血的匕首,焚子牧整个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邪枭看着青离的尸体,觉得眼前这一切不是真的。便扔掉匕首面向长空悲吼了一声,撕心裂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