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原本俊朗的容颜让看到他的人心酸不已

  
  时过数日,在婉夏的医治下,殷洛、倾苒、染尘的伤势好了大半,只是殷洛脸上和身上留下多处疤痕难以恢复。至上次一聚,颜廷离开了有四五日的时间,青离开始有些心神不宁,寝食无味,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的处境,即便他是自己心目中的战神,可如今的他却是孤身一人,在四面楚歌的危镜中周旋。
  
  夜宁静的有些过分,连蝉鸣的显得格外凄切,青离坐在长亭的石凳上,月光清澈的洒落林间,清风带着寒意透衣而过,青离不免打了个寒战,也因此清醒了不少,长亭不远处便是山下通往山上的小路,因为殷洛等人的到来,她不得不守在这里确保他们相安无事,更确切的是确保公主婉夏的安全,如果没有婉夏,自己是活不到今天的,当时青离是邪枭的侍女,那日邪枭醉意甚浓,看到前来侍奉的青离相貌标志便心生歹意,正巧颜廷和婉夏带着王的圣命来到邪枭的府上,撞见了此事,颜廷虽出手救下了青离,邪枭恼羞成怒不肯罢手便纠集手下困住颜廷,两个人的仇怨便是从这个时候结下的。后来此事闹到了王殿,王因邪枭百战有功并没有责罚他,反将青离赐予邪枭,自己当时心灰意冷欲撞殿柱了断,是婉夏于大殿之上求王让自己作她的侍女,才救下青离性命,之后在和婉夏相处的日子里,婉夏待自己视如己出,情同姐妹。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婉夏被驱逐出王族,每天都过着辛苦、被冷落的日子,即便受了若大的委屈,也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见到过一丝伤愁。如果这是命运安排的一场劫难,自己也愿陪在婉夏身边,与她生死与共。
  
  想到这里不觉得欣然一笑,使内心愁烦的事情释然了大半,再看一眼辽阔的夜空,弯月静美,星辰闪烁着光辉,没想到这样的独处也会让自己的心境明朗许多。
  
  “青离……”
  
  芽儿喊了一声青离的名字,随后加快了脚步走了过来,染尘像保镖一样在后面跟随着。到了近前芽儿喘着粗气笑道:“你可还好?”青离挠了挠头回道:“你都累成这样了,还问我好不好?你们不老实休息跑这里来干嘛啊!”
  
  “夏姐姐有些担心你,虽然她没有明说,但是我看得出来,所以就自告奋勇的过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了件披风御寒。”“真是的,我哪有这么矫情啊,你们也是瞎操心,这一带我最熟了,倒是你们别跑来跑去的被野兽袭击了才是。”青离一边接过披风一边口是心非的数落芽儿。“说来也是呢!”芽儿摸了摸头笑道:“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一直都在休息啊,哎”青离探问道:“那个叫倾苒的还在和殷络聊呢吗,两个大男人聊个没完,我真是服服的了,聊着聊着还能打起来这也是没谁了啊!”芽儿凑到了青离近前点了点头道:“他们都算是死里逃生的人了,自然有很多话要说了呢,其实我也是有话要和你说的。”
  
  “哦?”
  
  青离认真道:“你们是公主的客人,我自然不会怠慢,有事情请直说。”“其实是想跟你说谢谢的。”芽儿看了一眼星空继续道:“他们男人总是不善于表达,更不会说贴己你的话,但是我知道因我们的打扰已经让你很辛苦了,虽然一句谢谢不足以表达我的诚意,但是如果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必竭尽全力。”
  
  “你还真是个老好人呢!”
  
  青离欣慰地笑道:“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护公主周全,如我有一天我力所不及,可能还真得需要你们助我一臂之力呢。”“一定。”芽儿看着青离好奇的问道:“你和颜廷是怎么认识的。”“随便扔一块石头砸到他了,结果他死皮赖脸的跟我纠缠不休,长的美真的很麻烦啊。”此话一说,在一旁的染尘没忍住笑出了声,“怎么的?”青离斜眼略气道“你不觉得我比你家芽儿好看吗?”染尘连忙点了点头,感觉不对有摆了摆手道:“我的意思是我不作回答。”结果把两个人全都得罪了。
  
  “染尘”
  
  青离看着他问道:“你觉得颜廷的计划可行吗?我知道焚子牧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对手,而且听他说,智千机比焚子牧还要厉害,凭我们这些人真的能敌得过吗?我之所以没有反对他这么做,是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为了族人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策划的,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你们没有来过就好了,他就不会有希望,这样他也许会活的长久一些。”芽儿和染尘都低下了头,确实是他们给了颜廷重燃想救蛮族的念头。青离继续道:“可是我还是要感谢你们,因为是你们让我看到他最神采奕奕的样子,当我看到他带着你们来到我面前时,我看到他当时眼睛里闪烁着昔日的光亮,那才是他该有的样子。不管结果如何,都值得豪赌一场,毕竟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你在担心他”
  
  芽儿看到她眼角闪着泪光继续道:“如果担心他,就说出来,即便是嚎啕大哭也不过分,在思念这件身不由己的事情上,我和你有过同样的感受,所以我能明白那种放不下,也体会过这种不能自已的无助。我相信在我们最愁苦的时候也就是最接近理想的时候了,所以我给你如同你一样的信念,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一定会迎来光明的。”“啊哈。”青离噗嗤笑道:“我没事儿的,我也相信,他也不会有事儿的,如果他不小心挂掉了,我只能另寻他人喽,要是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我得多亏啊。”青离便笑便言不由衷的诉说着。芽儿摆了摆手无奈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呢,不过遵循自己的心意就好。可别想倾苒那样,如果殷络死了,他非得骂他个三天三夜。”
  
  “啊切”
  
  倾苒又连续打了几个喷嚏,缓了缓看着身边的殷络气道:“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了,让我知道是谁肯定不饶他。”殷络无奈的倚着门边笑道:“是你平时口不留德,别人不背地里说你才怪呢,你的废话已经说了两天了,是不是该认真点,和我说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吧。”
  
  “哎呀”
  
  倾苒自觉无趣道:“修锦应该死了”“是吗?”殷络看了一眼天空叹道:“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了他,我还真是弱爆了。”倾苒认真道:“他是我害死的,是他一直坚信你还活着,如果不是他那么的肯定,在关隘被围困的时候我们也不会轻易被颜廷擒住,为了见你,冥冥之中好像都已经被命运安排好了,还好我们赌对了,修锦让我转告你,有人还需要你守护,如果你一息尚存,愿你谨记。”殷络凝眉看了一眼倾苒道:“我怎么感觉这话不像修锦说的。”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识。”倾苒辩解道:“我是说,我记性不太好。”殷络起身拍了拍倾苒的肩膀笑道:“真是难为你们了,让你们为我担心真的很抱歉。”修锦死了,看来和自己一同前来的战将都已经血洒疆场,每思及此处,愁苦万分,殷络低垂眉宇,心生默叹,今生与他们已再难相见了。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