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我们的王已经被血影族的智千机控制

 啪的一声,酒碗被邪枭狠掷于地上,摔个粉碎。营帐内觥筹交错的热闹瞬间死寂般的静了下来,和邪枭要好的瘦猴眼睛转了几个个,凑上去小心问道:“老大,您这是怎么了。咋还无缘无故摔起了碗子呢,感情是对咱哥几个有意见?”
  
  邪枭顶着醉意摇了摇头道:“你知道个屁,我他娘的费尽心机,都要活捉倾邺城的战将了,结果颜廷来了个劫糊,你说我气不气。”瘦猴附和着叹了口气道:“谁让大王宠着他呢,如今更是能耐了,并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
  
  “谁说不是呢。”
  
  “得找个机会杀杀他的威风。”
  
  其他人借机煽风点火,邪枭越听越觉得这口气难以下咽,便自斟自饮猛灌了自己两碗烈酒气道:“来,干,今天不醉不归。”
  
  这时帐帘被撩开,一人径直的走到酒桌前,邪枭凝眉用余光扫了一下,是焚子牧,那个将殷络轻易杀死的人今天怎么会到自己的营帐里,想必是来者不善啊,便使了个眼色。
  
  “走走,走走走。”
  
  机灵的瘦猴带着其他人离开了邪枭的营帐。
  
  “您是贵客,恐怕我这里没有能招待您的好酒,所以有话请直说。”邪枭端起手边的一碗酒,一饮而尽,戒备的看着焚子牧。焚子牧冷笑道:“我是来帮你的,而将军这话说的却有些让人心寒啊。不过呢,我喜欢将军的直率,我想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
  
  “将军说颜廷抓住了倾邺城的战将,然而我在王殿上听说,颜廷虏获的那几个人并没有被带回营寨,说是他们半路欲逃,被就地射杀了。”
  
  “那尸体呢?”
  
  “坠崖了。”
  
  邪枭拍案而起怒道:“不可能,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大王也信了吗?”“很遗憾。”焚子牧故作无奈道:“你们的大王深信不疑。”“一定是他私放了敌将,可惜我人微言轻难以成事,不然一定要他把人交出来。”邪枭把玩了一下手里的酒碗,回神看着焚子牧冷言道:“如果你的话说完了,那么不送。”
  
  “呵呵。”
  
  焚子牧尴尬的笑道:“我还真是不受将军待见,何故如此?”邪枭拔出腰间的佩剑指着焚子牧认真道:“就因为你是血影族的人,我的父亲就是在十多年前的大战中战死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若不是王有令,我必杀你。”
  
  “杀我?”
  
  焚子牧认真道:“不要在强者面前苦撑,不然殷络就是你的下场。”“你这是在威胁我喽?”“我只是想告诉你,在强者支配的世界里你太弱小,而且说大话是改变不了事实的。还有我今天不是来说教的,我是来告诉你,你想变强,我可以帮你。”
  
  “那代价呢?”
  
  邪枭凝眉道:“你想要什么?”
  
  “和你一样。”
  
  焚子牧认真道:“是颜廷的命。我知道你对我有敌意,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做交易。如果需要时间考虑,可别托太久。”说完焚子牧离开了邪枭的营帐。邪枭呆呆的坐在酒桌旁,他想不出以焚子牧这样强大的人找自己帮忙的动机何在。如果他想要颜廷的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难道颜廷有什么事情得罪过他,既然他和我都想要颜廷的命,其他的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黄昏的夕阳带着血色洒遍了蛮族的营盘和附近的山林,飞鸟倦落还巢。清风吹残的花叶在半空飞旋着,有的落在林间草地,有的落入奔流的溪水中,身不由己。
  
  “站住。”
  
  青离看着逆着夕光看着颜廷带着几个人过来,虽然都穿着蛮族的服饰,可是看起来眼生,便提防道:“他们是谁。”颜廷凝眉托着腮看了看青离,又看了看。青离气道:“笨蛋,我跟你说话呢。”“可是……”颜廷摊开双手无奈道:“我不叫笨蛋啊!”青离上前一把揪住颜廷的耳朵拽到一边小声道:“你带他们来干嘛啊,你不知道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吗?你要是不情愿你跟我说啊,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我怎么跟公主交代,我说你这个人长脑子了吗。”青离发现颜廷故意凑近自己提脚便是一踹,吓得颜廷闪身一躲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啊!”
  
  “我呸!”
  
  青离气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君子的,这欠揍的也是没谁了。”这时从颜廷身后传来了一阵咳嗽声,青离跟从公主这么久,自然也听得出此人是受了重伤的,便提步走到那人的面前。
  
  倾苒被染尘和芽儿搀扶着,他不知道颜廷那个家伙在搞什么鬼,如果他想杀掉自己和倾苒,本来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带到这里。难道只为了折辱一番吗?芽儿提步挡在青离面前问道:“你这是想干嘛?”
  
  “女的?”
  
  青离回头用手指着颜廷气得没说出话来,意识可以理解为你等着,然后笑道:“你的朋友受伤了,如果你不让开他会死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来把这个丹药给他吃了。”说完丢了一颗平气丹给了芽儿。颜廷看着青离认真道:“你就不想问我点什么吗?”
  
  “不需要。”
  
  青离体谅道:“我知道你所有的心事,即便你什么都不说,我也一清二楚,所以在这里,不用把你的疲惫和忧愁掩饰的那么天衣无缝。其实我知道的,你一直很辛苦,为了我。”颜廷欣慰的笑了,想不到会被这个丫头说的心里暖暖的。
  
  在山间的木屋中,颜廷见到了公主婉夏,并且将救下倾苒一行三人的经过告知婉夏,当倾苒走进木屋看到里间躺着一人有些奇怪,难道这里还有其他病人。可是现在的自己如砧板上的鱼肉,只能听凭自己的老对手的安排了。颜廷看着倾苒言道:“我想你知道我是不会轻易救你,然而对于救你这件事情上,你会有很多疑惑,那么我现在要说的是,关于倾邺城和蛮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倾苒笑道:“我已然是个废人,即使不是废人,凭我一介武夫能做什么?无非是拒敌守关,冲锋陷阵的事情,至于两邦交涉,那是志雪他们的事情,想毕是你救错人了吧。”
  
  “我的计划只说一遍。”
  
  颜廷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便单刀直入道:“而此人修为高深非我一个可敌,而他的手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焚子牧。如果你们能代表倾邺城帮蛮族除掉这两个人,我替我们的王承诺永不犯倾邺城边境。之所以选你们,是因为蛮族确实再无有此实力的人可以和我并肩作战。你们也可以坐视不管,到时候血影族就会威逼我们的王大举进攻你们倾邺城。”在场的人听闻此言无不震惊,婉夏含泪担心道:“我父王现在如何?”颜廷回禀道:“公主请放心,虽然大王被血影族挟制,但是现在安然无恙。只是王族中有很多摇摆不定的人,开始向血影族妥协,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倾苒想不到蛮族会是这样的处境便答应道:“我帮你。”染尘担心道:“我们都身负重伤,现在出手不是以卵击石吗?”婉夏起身看着倾苒笑道:“你们的伤我会在三天内让你们痊愈的。”青离自豪道:“你们真是遇到贵人了,我们公主可是神医。”婉夏惭愧的摇头道:“他们的伤并非是我可以在短时间内治愈的,只是我在被逐出王族时,在包裹里发现了三颗丹药,这近乎有起死回生的效力,现在还剩下一颗。”青离不禁的问道:“那两颗呢?”,婉夏往房间的里面指了指。倾苒这才往里面看了看,发现里屋的床边放着一把剑,是殷冥剑,那是殷络的配件,便起身快步到了近前。
  
  是他,真的是他……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