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城墙还残留上次战斗留下的焚烧过的痕迹

 
  志雪随忆涛等人再次回到了关隘,才过去四五日的光景,甬道和,志雪看到街边的几户人家空荡荡的,想必是因为战火而被迫离开了吧,就连路边的行人看着他们的眼神也是灰色的,志雪握紧了拳头,是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无能,君墨就不会死、倾苒就不会被迫离开,不会有那么多朝夕相处的士兵死去,也不会有这么多无辜百姓背井离乡。
  
  “志雪!”
  
  忆涛见他心事重重便笑道:“如今回来,是否感慨颇多。”志雪叹了口气惭愧道:“是我统军无方才让这里的百姓受难。”忆涛凝眉道:“也许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更加艰难。”东旭跟在志雪身后于路旁的人群里看到了寂离,寂离算是倾苒的一个朋友吧,因为倾苒在寂离采药时救过她的命,当时东旭也在场,所以有过几面之缘,所以她和东旭的关系寻常人要好一些,也仅此而已。在东旭的眼里她是一个极其聪慧的人,不过问世事,独处自居。也能感知到她身上那被她刻意掩藏的气息,东旭有时候在想那天倾苒救她的情形,也许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不愿意在人前显露自己的实力才不得已被倾苒所救,东旭也曾想问过,后来一想,既然她这样做,想毕一定是有不愿意言明的缘由。如今她意外的出现在人群之中,他仿佛在她眼神中看到了什么,会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东旭想到这里便和志雪告了假。这一路上帝天不发一语,他想不到好不容易帮南明绝谋到关隘统领的职位,还没坐安稳就被志雪三言两语给说没了,不免心生恨意。
  
  寂离避开了人群,来到一处偏僻的石砌小巷里,微低着头背靠着墙,东旭慢慢走到她近前,见她身披一件干净的灰色麻布斗篷,面庞也被衣帽半掩着,即使这样也挡不住她娇好的容颜,罗衣飘飘,顾盼遗彩,只是不曾见她笑过。
  
  “你?”
  
  东旭试探性的问道:“可有事情要和我说?”寂离抬头看了东旭一眼点了点头道:“嗯,是有两个坏消息要告诉你,第一是修锦死了,第二是染尘和与他同行的人被蛮族抓去了。”“喂!”东旭不知所措的看着寂离质疑道:“这怎么可能呢?修锦死了?他们不是去王都了吗,怎么会被蛮族抓走呢?是你亲眼所见吗?事关重大,你可别蒙我啊。”
  
  “话,我说完了。”
  
  寂离的神情淡然道:“提防南明绝,这是我能给你的忠告。还有就是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以后也未必会再见了,你是我在这里可以算是朋友的人,所以要保重。”东旭听到眼前的这个人说要走,内心顿生的不舍让他呆在了原地,总想说点什么,或者替倾苒留下她呢,可这里毕竟会成为战场,这里的人过的也是朝不保夕的日子,离开这里对她来说会更好一些,想到这里勉强的笑道:“嗯,我知道了,保重。”寂离看了一阵手中的玉锦手链,然后丢给了东旭道:“替我转交给那个家伙,如果他还活着,如果他不幸死掉了,就随你处置吧。”
  
  “喂!”
  
  东旭只喊出了这一个字,静静的看着她离开了小巷,消失的无影无踪,难道她不知道和染尘同行的人中有倾苒吗。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先去和志雪商量一下。
  
  直到南明绝的帅帐门前,才见南明绝伸着懒腰出来迎接忆涛一行人,忆涛见南明绝如此懈怠便问道:“我见军中将士斗志全无,你就是这样驻守关隘的吗?”南明绝如困意未醒回道:“城门紧闭,奈蛮族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攻不进来的,大人尽管放心。”忆涛提步进了帅帐,见帅帐之上除了一些酒器之外竟无一份可阅的军事竹简,帝天见状上前解释道:“连日修备军务,都忙得没时间打理帅帐,南将军可是辛苦了。”痕菲凝眉反问道:“打理帅帐这种小事都要劳烦将军亲自动了了吗?那手下人就百死而不可惜了。”侍于帐内的侍卫闻言单膝而跪,为首一人抱拳回道:“从未敢怠慢过,请诸位将军明察。”
  
  “痕菲!”
  
  南明绝转而怒道:“不要欺人太甚。”“闹过了没有。”忆涛坐到帅案之上泰然道:“敌军未至,先自乱阵脚,还真是让人头疼。”
  
  东旭这时应门而进,一脸怒气的看着南明绝质问道:“混账东西,昨日倾苒、尘等人回到关隘,你为何不开城门,让他们落入蛮兵之手。”东旭听寂离的话后,便找到昔时的军中将士打听得知,因南明绝拒开城门让染尘等人身陷险境的消息。刚才在帐外听到他又是如此懈怠军务,便气从中来,话语间,矛头直指他。南明绝气道:“此乃帅帐,可有你放肆的地方。”
  
  “他说的是真的吗?”
  
  志雪紧握拳头看着南明绝继续道:“我应该有资格这么问了吧”南明绝理直气壮道:“染尘擅离职守,弃关隘于不顾,有通敌之嫌,我念昔日之情未将他射杀已是仁慈。他被蛮兵掳走,真是笑话,明明是苦肉计被我识破,才罢兵而去。”帝天凝眉窃喜,他想不到南明绝还有如此手段,竟然能颠倒黑白。志雪走到忆涛面前请命道:“我要去救人。”
  
  “不行。”
  
  忆涛一口回绝道:“殷络尚不能全身而退,你去岂不是枉送性命。”志雪认真道:“如果此行,我非去不可呢?”忆涛叹了口气略显失望道:“你给我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我全力支持你,如果不能,我想你是离不开这里半步的。”志雪怒道:“他们危在旦夕,我岂能坐视不管?”东旭第一次见志雪以如此不冷静的态度来解决事情,即便是上次关隘危在旦夕,由于他运筹帷幄,最后才转危为安。可今天的他是怎么了,失去了平时惯有的冷静。
  
  “如此意气用事!”
  
  南明绝回道:“关隘不失于你手也是万幸。”忆涛拍案而起怒道:“你们要自相残杀吗?”痕菲见状自荐道:“我比较喜欢接受有挑战性的任务,调查染尘等人去向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不过我需要东旭帮忙,不知道修筑城防这点小事你们能不能办妥?”东旭提步抱拳喜道:“愿凭将军差遣。”
  
  “还是你够意思。”
  
  忆涛转而认真道:“别太大意了。”
  
  “放心。”
  
  痕菲笑道:“死不了……”言毕带着东旭离开了。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