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马车中的颠簸已经让身受内伤的倾苒饱受煎熬

 
  芽儿拽了一下染尘的衣袖,然后指了指倾苒,由于一路上在,只是他的倔强难以掩饰面露难色的痛苦。修锦的状况也不太好,虽然风寒控制住了,可在连日的奔波中亦是疲倦的很。
  
  “停车”
  
  染尘对帘外的车夫喊了一声,车夫勒紧缰绳,只听骏马一声嘶鸣,车停了下来。马车停在山林间隐蔽的小路里,临夏的山林中透着清新的香气。倾苒在恍惚中睁开眼睛,看眼前几个人要起身下车便无力道:“到家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啊。”边说话便揉着眼睛勉强坐起来,当眼前的一切清晰后发现所见并非所想便惊叹道:“我们不会迷路了吧。”染尘先把修锦安稳的扶下车,看着车里面睡醒的话唠无奈道:“前面不远就是我们的关隘了,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吃些东西,然后好上路。”
  
  “上路?”
  
  倾苒白了染尘一眼气道:“像你这么不会说话的人,芽儿怎么会喜欢你呢,天理不容啊!”染尘笑道:“想听故事,可是要收费的。”“切!”倾苒不屑道:“懒得理你。”倾苒一把关上车窗,撩起了车帘慢慢下了马车,骨缝处如断裂般的在咯吱作响,一手当着刺眼的阳光,一手按着腰,宛如年过八旬的老人一般步履蹒跚。染尘看着倾苒如此状便笑道:“还是第一次见你如此狼狈呢。”便走上前扶了一把。倾苒叹了口气无奈道:“可不是吗,想想都觉得后怕,如果不是轩化出手,我即便有十条命也是回不来的。”染尘有些质疑道:“这么厉害?”
  
  “恩”
  
  倾苒回想了一下便肯定道:“一招就趴了。”清风带着暖意吹在倾苒身上,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坦然的接受败绩。
  
  老车夫在不远处的溪边补充了一些甘甜的饮水,累了几天的骏马正嚼着眼前垂下的柳叶。芽儿收拾好了一些食物分给众人,几个人围坐在一块干净的青草地上欣赏这难得的闲暇时光。倾苒刚想拎起酒囊痛饮一番,便被身边的芽儿抢了过来。倾苒吃惊的看着芽儿,一般人是很难如此轻易的夺走东西,便楞楞的问道:“芽儿,你会功夫啊。”染尘听倾苒这么一说咽到一半的糕点噎到了嗓子,呛得他干咳了几声,自己喜欢的人会功夫?自己都不知道啊。芽儿无奈的回道:“多事之秋,会一些防身也好。”倾苒竖起大拇指赞道:“我觉得如果你要是在染尘身边,他就不会被欺负的这么惨了。”芽儿看了一眼染尘笑道:“你这么一说,还挺有道理呢。”
  
  “那么。”
  
  倾苒贼笑道:“酒囊可以还给我了吗?”
  
  “你觉得呢?”
  
  谈笑间
  
  林间恶风突起,数十飞箭毫不客气的穿林而来。紧接着上百黑衣人向他们围了过来。染尘一马当先护在众人面前挡箭断后,边挡边退向马车。惊慌的芽儿和车夫搀扶着修锦,倾苒凝眉恨不能冲锋杀敌。“快上车……”染尘的身上被多处划伤,一支箭力道非常,慌乱的染尘没能拦下,飞箭直奔倾苒而去。
  
  “小心!”
  
  染尘大喝,但已来不及。倾苒凝眉自知难以躲开,这时在一旁的车夫一把拽住倾苒,倾苒睁大了眼睛,看着不知姓名的车夫用身体替他挡下飞箭。箭刺进车夫的后背,血染衣衫。芽儿奋力将修锦拉到车上,染尘退到倾苒身边,看见惨死的车夫心痛不已。
  
  “要逃了吗?”
  
  一人拦在了马车面前,此人正是之前和倾苒对战过的蛮族战将邪枭,邪枭定睛看了一眼眼前的倾苒扬起嘴角邪笑道:“原来你还活着,像废人一样的活着是不是很痛苦呢,保护不了自己就算了,还连累别人替你枉送了性命,还真是可悲呢。”说话间,马车上的四人已经被邪枭的手下团团围住。
  
  邪枭凝眉认真道:“今天,你要死在这里了,不仅是你倾苒,还有他们。”修锦示意染尘,两个人一把把倾苒拉到车上。修锦拉住马车缰绳,扬鞭喝道:“那就来吧。”精通人性的骏马嘶鸣一声冲开敌群,开出一条路来。虽然甩开了一部分敌兵,但是十余名身手了得的人紧追不舍,尤其是邪枭,他坐下的紫电豹直逼而来。染尘有些不明白,距离关隘这么近的地方有敌兵,难道都没人察觉吗,莫非是关隘出了什么事情,芽儿有些担心染尘,她担心他会舍命冲出去便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倾苒深知车辆的速度是敌不过那头畜生的,可是现在的身体完全使不出力气。
  
  “诸位!”
  
  驾车的修锦感慨道:“我是从死人堆里侥幸爬出来的人,能活到现在已然是上苍垂怜,愿今天能舍命为君等博一线生机。就算是我最后的乞求也好,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请帮我找到殷络,如果他还活着,请替我转告他。山南水北、人来人往,那个希望得到他守护的人还在等他。”染尘听出他要做傻事奋身掀开车帐,他觉得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因为芽儿,才心生犹豫了。
  
  “染尘!”
  
  驾车的修锦突然大喝道:“交给你了。”言毕修锦松开缰绳,起身从车辆上跃下,染尘一只手扯断他的一片衣角,终还是晚了一步,便愤恨道:“我等你回来,兄弟”说完咬着牙抓住缰绳驾车奔向倾邺城关隘,尘土飞溅。
  
  终于,到了关隘门前。
  
  染尘勒紧缰绳停住马车,起身对着紧闭城门的关隘上大喝道:“我是倾邺城战将染尘,有事来报,请速开城门。”良久,在这良久中的每分每秒都是在煎熬。前去通报的甲士再次回到了城墙上,对着城下的染尘略带歉意的回道:“将军,新来的守将不准开城门,还请将军自行离去。”染尘闻言心冷了半截担心的问道“那志雪大人呢?”上面回道:“志雪大人在你们离开关隘不久就被带到倾邺城受审了,至今音讯全无,将军,非我有意为难你们,实在是军命难为,还请将军见谅。”
  
  “费什么话。”
  
  南明绝这时来到城墙之上将回话的甲士推到一旁,看着下面的染尘笑道:“你就是将倾苒带出关隘的染尘吧,倾苒投敌,你就是从犯,如果现在还不离去,我就让你万箭穿心死在这里。”
  
  “笑话”
  
  染尘闻言怒道:“贻误军情,我看你还能否担待起?”南明绝面露狠意道:“那你们就努力活下去吧。”转身下令道:“擅开城门者,杀无赦。”言毕南明绝离开了。倾苒冷笑道:“看来我还真是个罪人啊,连志雪都被我牵连了。”
  
  这时邪枭从密林中杀出,他手里的长剑还滴着鲜红的血色,那血色在阳光的映射下刺得人心疼。染尘手提长枪护在车前。他万万想不到倾邺城之中竟然会有这样的败类来驻守关隘,可现在不容他多想,因为心爱的人和自己最钦佩的战将都在他身后,所以面对敌众,亦是寸步不让。
  
  邪枭刚想上前解决掉他们,一只飞箭毫不客气的钉在自己面前,待他抬头看时,竟然是自己的死对头颜廷,虽然都是蛮族战将,邪枭主战,而颜廷主和。邪枭斜眉问道:“你什么意思?”颜廷冷眉道:“他们是我的猎物,所以要请你让一让。”
  

上一篇:城墙还残留上次战斗留下的焚烧过的痕迹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