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剑廷看着死在自己眼前的对手

 
  
  杀杀杀
  
  剑廷身边响起了将士的怒喊声,智千机起身看着北方,天焚之后的倾邺城,誓要用他日敌将的血,洗刷今日耻辱,尤其是那两个混蛋,如果再遇见,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剑廷冷眉怒横笑道:“我好像闻到了一只小老鼠的味道。”
  
  痕菲躲在离他们不远处半毁的木屋中,刚才的话语听得了大半,即便自己不曾出过一丝响动竟然也能被对手察觉到,可见对手是何等的强大。智千机看向痕菲所在的位置怒道:“既然不请自来,那就把命留下吧。”就在痕菲想要出去的时候,他听到身边一身干咳的声音,颜廷微弱着气息,满是伤痕,一步一瘸的走出废墟,来到智千机近前打趣道:“你们头的,狗鼻子还真是灵。”一把长剑避开要害狠狠的刺进了颜廷的身体,颜廷咬牙闷哼了一声,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颜廷忍者疼痛看着剑廷颤着声音道:“你脾气还这么差,而且剑法也不怎么样啊,都杀不死我。”剑一寸寸的刺进颜廷的身体。剑廷抓住颜廷的肩膀认真道:“你一心求死,作为我钦佩你勇气的敬意,我会成全你的,我是血影族的王剑廷,那么,你呢。”
  
  “荣幸啊。”
  
  颜廷双手紧握着刺进自己身体的长剑凝眉喝道:“你的对手是,蛮族战将,颜廷。”长剑带着鲜红的血从颜廷的身体拔出,颜廷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看了一眼天空,看到了她最初的样子,那么美好,那么下辈子也一定要更努力,这样才能有资格去追逐她、守护她。
  
  “不是他”
  
  他感觉不到从尸体上传来的绝望,为什么会有人感觉不到死亡的恐惧,凝眉喝道:“找到他,杀了他。”
  
  痕菲在颜廷争取的时间里,召唤来了自己的搭档羽鹰,体型是鹰类中最小的一种,从小就被痕菲饲养,后来被他训练成信使,这件事只有忆涛知道,在这世上也只有忆涛知道,一旦是羽鹰的信,那就是十万火急的重中之重。痕菲咬破手指,在地上拾起一片断布,血落字成,系于鹰腿之上,羽鹰展翅而飞,于空盘旋良久,哀鸣而去。
  
  半毁的屋舍瞬间被围的水泄不通,痕菲拔出长剑走了出来看着剑廷道:“你见过这么大的老鼠吗,我可是吃肉的狼。”剑廷冷笑道:“刚才你是有机会逃走的,为什么要放弃。”痕菲认真道:“我们的目的相同,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也就是说,我想知道的事情,是无法从你口中得知?既然你已经没有价值,那就走好。”
  
  “那也得你送我一程。”
  
  言毕痕菲提剑飞身而上,剑廷身边的将士见状便冲向了痕菲,痕菲身中数创,血染衣甲仍不能突到剑廷面前,便奋力甩出手里的长剑刺向剑廷,剑廷转身抓住飞来的长剑,回敬给痕菲,长剑刺进了痕菲的身体,痕菲拼劲最后的力气笑道:“黄泉路上,我等你。”
  
  倾邺城关隘
  
  终于将婉夏的事情暂时平息了,可是痕菲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忆涛看着窗外茂盛的梧桐树上零零散散的落下几片绿叶下来,让人心生不安。忆涛手里的茶已经凉透,饮下的时候依然品不出任何味道,痕菲和自己本是王都的战将,为了提防血影族的动向,才不惜离开家乡来到这里,一转眼几年都过去了,痕菲不止一次提到过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的王。是啊,怎能不想呢,忆涛知道思乡的愁苦,因为自己也有妻子,还有一个不知道调皮成什么样的孩子,正是为了守护无数个这样的家,这样祥和的国,有些人必须要站出来守护,必须要以死相博。
  
  忆涛正思虑间,羽鹰哀鸣而至,落在了窗前的木台上,忆涛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慌,边拆下布信,平铺看时,血红的字映入眼帘,杀手将至,请王御敌。忆涛老友,后会无期。就这么其丑无比的十六个字,让忆涛看的痛断肝肠。忆涛怒喝道:“来人!”
  
  甲士很快召集了各个将领,南明绝、帝天、志雪、倾苒、东旭、染尘。忆涛看着账下众人凝眉道:“南明绝、帝天随我会援倾邺城,志雪接管关隘,其余众将请同心协力,御敌为上。”南明绝帝天领命不甘心的回去收拾行囊。待他人散去,志雪于账下凝眉看着忆涛问道:“为何如此匆忙?”忆涛苦笑道:“因为那里更需要我,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支走南明绝和帝天,关隘的安危系于你一身,千万珍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们依然选择在坎坷的世道上努力的生活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