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一个人调查蛮族和血影族的动向还真是放心不下

  
  一团黑雾在烛光下散动,慢慢逼向婉夏,婉夏凝眉看着不知其为何物,一股窒息感压抑而来,让自己无法驱使手脚,无法开口说话,难道这是梦吗?
  
  “梦?”
  
  一个深沉的声音从黑雾中发出来继续道:“想不到内心已经千疮百孔的你,看上去竟会如此淡然自若,还真是可怜。”“可怜就不必了”婉夏冷笑道:“这里是倾邺城的地盘,我作为蛮族的公主是不会被善待,如果你是来取我性命的,拿去便是了。”“记住了,灭族为祭,得释吾灵,寄居你身,生死同期。”婉夏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少顷便睡了去。
  
  黎明的阳光驱赶着黑夜,整个世界渐渐明亮起来。
  
  “将军……”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倾苒迷迷糊糊的刚坐起来,眼睛还没睁开,东旭已经破门而入,东旭不仅见倾苒睡眼未睁,还看到他臂膀和胸前的多处疤痕,哽咽了一下抱拳道:“帝天、南明绝要处死婉夏,忆涛带着痕菲一大早就出城打探蛮族的消息去了,现在志雪大人力劝,怕是难以独撑呀,志雪大人派我来请……”还没等东旭说完话。倾苒翻身而起,拿起床边的衣物边跑边穿,凝眉怒火不言而喻。
  
  “志雪”
  
  帝天不屑道:“凭你是护不了她的,让开,我要给死在蛮兵手里的将士报仇雪恨,难道君墨的死你也不记得了吗?”此时婉夏客房门前聚集了很多士兵,当他们知道里面住着蛮族的人时,心中的仇恨之火瞬间被点燃,是的,因战争中死去的人,有的是孩子的父亲、有的是丈夫、有的是儿子。志雪明白,自己如果这样毫无理由的维护婉夏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可如今蛮族覆灭只剩她一人,就算是为了倾苒也要护她周全。志雪咬牙凝眉回道:“她的生死你说了不算。”
  
  帝天冷笑道:“既然你是法师,那么昨晚出现在这里的煞气,想必你也感知到了吧,那是噬族之咒的残息,如果现在不趁其势小铲除她,后果不堪设想,难道你要整个关隘的将士献祭于她吗?”志雪身后的门咯吱一声开了,婉夏一身蛮族华丽的服饰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看了一眼拼劲全力维护自己的志雪道:“这世上已无我容身之地了,既然活的这么痛苦,在这里死去又有何妨。”
  
  “那就受死吧”帝天身边的南明绝冲出人群,拔出腰间的佩剑刺向婉夏。南明绝感觉到一阵恶风来袭,迅速停下脚步,一把长枪狠狠的插在婉夏、南明绝之间的地面上。倾苒飞身而至护在婉夏面前怒道:“你所有的族人,宗亲都死在了血影族手里,如此血海深仇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婉夏含着泪苦笑道:“我手无缚鸡之力,连自己都保全不了,你叫我如何报这血海深仇?”站在染尘身边的芽儿走到婉夏面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难过道:“还有我,还有我们。”
  
  “她的命。”
  
  南明绝狠言道:“我要定了。”言毕提剑便划出一道气斩,气斩带着强劲的霸道直击婉夏,志雪感觉到其中的杀机,倾苒奋不顾身护在婉夏面前,帝天邪恶的扬起嘴角,手握法杖,咒念而生。志雪见状横挥法杖在倾苒面前铸成一道护气。倾苒一把推开身后的婉夏和芽儿,横枪一扫,却不敌,整个人飞出丈远,直接撞毁婉夏的房门,摔在了屋内。
  
  帝天看着志雪冷笑道:“怎么样,你最好的兄弟也因为她身负重伤,是不是很心疼啊,如果你在乱来,可真的会死人的。”东旭和染尘护在志雪身前。染尘凝眉道:“忆涛大人说要将其以礼待之,你如此作,难道就不怕被责罚吗?”
  
  “哦?”
  
  帝天狡辩道:“我怎么没听到呢?南明绝,你有听到过吗?”南明绝摇头,帝天又问众人,众人亦摇头,帝天看着染尘道:“你假传大人的命令,现在该当何罪呢?”“那么现在补上你看如何呢?”忆涛站在帝天的身后继续道:“在这关隘之中,他人的性命不是你说了算吧?”帝天回身惊慌道:“小将不敢,但是蛮族之人不可留啊,况且我昨夜发现这里有噬族之咒的残息,若此人存于世间,必定后患无穷,请大人早作决断。”忆涛看了一眼志雪问道:“你觉得呢?”
  
  “不可”
  
  倾苒伤痕累累的走到忆涛的面前提枪指道:“若杀她,先杀我,她救过我和殷络的性命,若此恩不报,我枉为人。”“不可能”帝天怒道:“你竟然为了维护她满口胡言,殷络早就死在蛮族手里。”染尘提步对着忆涛抱拳道:“此事,我可以作证,殷络他还活着,只是在归途的路上,他因事暂别。”芽儿补充道:“殷络伤于血影族之手,是婉夏不顾纷争救了他,你们现在却要对她痛下杀手,你们的胸襟何在?难不成不敌一个女子吗?”忆涛听完众人的争执后再次面向志雪问道:“在这里,我只信你,所以为了不辜负我对你的信任,请回答我,噬族之咒是不是源于她?”志雪看了一眼婉夏,最后面对忆涛回道:“属下不知”忆涛摸了摸脑袋苦笑道:“你这么敷衍我,叫我如何帮你?”倾苒了解志雪,他是一个从来不说谎的人,那么帝天口中说的噬族之咒怕是确有此事了。可是这又怎样?她心地善良,精通医术,被她救治的人不计其数,即便是噬族之咒又怎样?现在蛮族只剩她一人,自己怎能对救命恩人撒手不管呢。倾苒咬牙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倾苒在此立誓,今日谁动她就是我的死敌。”
  
  忆涛凝眉道:“那么我也在此立誓,谁动倾苒就是我忆涛的死敌。”帝天、南明绝闻言愤愤不平却不敢多言便怏怏退下,众人散去。
  
  “倾苒!”
  
  忆涛笑道:“有时候想要守护重要的东西或者人,不仅需要力量,有时候更需要脑子,正好我那里有一瓶上好的疗伤良药,便宜你好了。”
  
  倾苒拜谢紧随其后到了忆涛的住处。进了房间,倾苒将门轻轻带上看着忆涛凝眉问道:“大人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要帮我?”忆涛拉过桌边的一把椅子坐下看着倾苒回答道:“看来你对噬族之咒一无所知啊,那我就告诉你我不杀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你护着她,噬族之咒是一种寄灵寄宿在人体的禁术,如果寄灵的本体受到威胁,寄灵就会不折手段的守护,如果是怨念太重的恶灵,恐怕关隘之中也没有能与之对抗的人存在,所以你不用感激我。但是我接受这瓶灵药的感激之情。”说话间将手里的一瓶灵药丢给倾苒。倾苒接过灵药凝眉问道:“你还会杀她?”
  
  “你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忆涛继续道:“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如果她威胁到倾邺城,我就算粉身碎骨也要除掉她,如果她有益于倾邺城,我便会不遗余力的护她周全,既然你们以朋友相称,我希望你能帮助她,灭族之伤、失亲之痛,竟然会发生在她这样的一个女子身上,我想在她的心此时此刻已经千疮百孔了吧。”倾苒抱拳拜别而去。忆涛看了一眼窗外,突然担心起了痕菲,本来是要两个人一起查探蛮族的事情,虽然听倾苒等人叙述了事情的经过,可有些事情还是要眼见为实,只是中途痕菲提醒,建议他回来看看婉夏处境,想不到差点内斗起来,看来一军统帅还真是难当,现在留下痕菲。
  
  志雪回道自己的房间,悬着的心才放下,还没等他缓过神,随着一阵敲击声,门被打开了。志雪回头看去见是婉夏便疑惑的问道:“你有何事?”婉夏走到志雪近前凝眉道:“为什么救我”志雪回道:“你是倾苒千辛万苦带回来的人,就一定对他意义非凡,而且见你如此痛苦,我亦于心不忍。如果流泪、哭喊会好受一些,就不必这样强忍着,我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经历,会痛苦、会绝望、甚至生不如死,你可以悲伤、哭泣,但是你要相信,这样的日子一定可以撑过去,芽儿说的对,现在的你并非孤身一人。”
  
  “别说了”
  
  婉夏眼里含着泪水强忍道:“请您告诉我,什么是噬族之咒?”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