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想摒弃这种落后愚昧的封建迷信思想

想摒弃这种落后愚昧的封建迷信思想
  
  为了节约土地,为了移风易俗,当地实行火葬制度……很不巧,有个跟紧政策号召的母亲,奶奶去世也只能听天由命,赶上了火化第二名。火葬!这个新制度,总得有人去落实。大队书记母亲去世,率先火化,为这个火葬制度起到了号召作用,接下来推行相对也就容易了。奶奶的火化,也没见亲人们的讨论责怪。这很符合中国的处事特色,只要上面肯带头,肯有以身作则的人,就会接地气的,人们也会响应接受的,自然推行起来顺利多了。
  
  “人心要实,火心要虚。”一次做的数学作业,数学老师说:那些平时比你学习好的都没做上来,你怎么可能做上来呢?说实话,到底是谁替你做的?我继续照实了说:“就是我自己做的。”姐姐读初中的时候,哥哥读高中;姐姐读高中的时候,哥哥就已经参加了工作了。但不论是谁,我离哥哥姐姐都差一大截子远,不论是年龄还是离他们的学校。怎么会由他们来替我做题呢?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过的事情。但是最终,那数学老师也没有改变他的臆想。我那时候的数学成绩我按真实的情况和老师说了,他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而且他还在班上单独就这件事讲了又讲,说做人要诚实。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严重伤了我的自尊,并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我的灵魂……看到这段我想说:一个老师,教学的同时,也有树人的责任,不应该去伤害孩子(小学生)的心灵,就算不相信作业是人家自己做的也不能在课堂公开说出来啦,没有证据不能凭猜测说事,更何况你面对的还是个孩子(小学生)啦!这种情况说明当时教育的落后。也警示着现在的老师们,应该反思下自己教学的真正目的!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对数学课的反感,也造就了我语文的功底。这种偏科,带来成绩失意的同时,还是值得庆幸的,有得有失呗。
  
  姐姐的婚事,却自己做不了主。奶奶虽然离世,可母亲还在,虽然自己与野儿的娃娃亲成不了。可母亲还是提及:“男占三八骑大马,女占三八守活寡。她不能找看上去般配的那一种,她得找不大全换的、多少有毛病的,才能够折了,命才能顺活一点儿。”……母亲自己做主给姐姐订了婚,明知道姐姐不喜欢人家。却还要说:“兴人家不仁,不兴咱不义;人家要说不要咱了行,不能从咱口里说出来不跟人家!咱不能照着人家一个没娘的孩子丧良心!”……看到这儿真不好评价母亲这个人,说的这话是有一定道理,但站在姐姐角度上看怎么都是我的错?又不是我自己情愿的。也许这就是权势的作用吧。母亲当家,那么说什么都是对的,容不得反抗。借着当家名义把自己的想法加在姐姐身上。母亲在这种事情的处理上,实际上也继承了奶奶的眼光,带有封建迷信思想的看法。母亲这种做法,葬送了姐姐的大学梦,让人可悲。
  
  封建迷信的余毒,这种由来已久的命理性的世俗观念,并不会随着社会前进而消失。要,并去埋葬它。只能大力宣传科学,减少这种封建迷信余毒的生存环境,提高人民的思想教育水平。
  
  69章说起姐姐从地里拾麦穗回到家,母亲已蒸好了蒸包。姐姐又渴又饿,洗了手,随手拿起晾在盖垫上的蒸包来,一口咬去了大半个,刚想说一句真香,下半个还没有再张口去咬,母亲眼疾手快,一把把姐姐手里的半个蒸包夺了过去,边道:“嗨,这个你可不能吃!这是带肉的,给你嫂蒸的!”
  
  我和母亲、弟弟,在小芳家用石磨推玉米。时间临近中午,小芳的奶奶郝大娘从北堂屋里端着一大盖垫水饺出来,到院里的西饭棚底下去下水饺。对我们娘仨客气地礼让道:“快晌午了,恁娘仨歇歇,在这里一堆儿吃了饭再推吧?”母亲回道:“不了,这就磨完了,家去吃呢!”郝大娘又对我和弟弟说:“珍和棒,你俩在这里吃吧?”我立刻摇头否定道;“嗯(这个字要用鼻子发音,而且要拐两道弯儿),不吃。”因为小时候的我无论跟着母亲走到哪里,总会有人让我吃东西。母亲就会替我回了别人:“别让,她不吃,真不吃!你看,就是让哭了,她都不吃。”尽管我心里是那么想吃的。
  
  第177章默认分章[177]
  
  夕阳温柔的洒落在秀羽山之上,殷红的暖意笼罩这浓密青翠的山林,飞鸟归巢,该回来的人却迟迟不能相见。殷络站在秀羽山的山脚,最终还是放弃了回到父亲的庄园,他用手指抚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痕,坐在路边的石阶上笑了,因此而没有勇气去见她一面连自己都觉得很可笑。是的,自己食言了,并没有像如当初说好的那样,安然无恙的回来,如果这样的自己出现她面前,一定会让她难过的,而自己又怎么忍心呢,所以狠心不见也罢。
  
  命天手握悬追剑穿过山林的小路来到殷络面前,命天看到了殷络脸上的伤痕凝了一下眉开口道:“找我来何事?”殷络回道:“血影族不久就会派杀手潜入倾邺城刺杀父亲,请你代为转告,如果他问及我,你就说安好无恙即可。”
  
  “可是你并不好。”
  
  命天握着手里的剑继续道:“担心你安危的并不是只有你父亲一人。”
  
  “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帮我喽?”
  
  “我只是纠正你错误的判断。”
  
  命天继续道:“时局动荡,我们随时都会舍身赴死,千万别做太多令自己后悔的决定,见伤痕累累的你和思念一个不知所踪的你,对她来说并无异意。”殷络温柔的笑道:“你虽然看上去不那么讨人喜欢,但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她是善良的人,我希望她不会被卷入这场纷争之中,如果事不如所愿,我还是要恳求你,替我用生命去守护她。”
  
  “就这么走了?”
  
  命天看着要离开的殷络无奈道:“你是一个战士,不管经历了什么,不管失去了什么,你都应该有面对的勇气。”
  
  殷络离开了秀羽山,在山脚下的一处村落酒家歇了脚,说是酒家不过是方便路人歇脚的客栈,一共只有两层,布置的简洁,此时黄昏,已有十来个人在里面品茶、饮酒。殷络自那日与倾苒一别,他折返蛮族,为的就是打探那个寂离的下落,因为他从倾苒的眼里看到对她的担心,那种目光说明了一件事情,那个寂离对他来说很重要。可是后来他见到的结果着实让他吃惊,那个寂离竟然是魔族蛰伏在关隘的奸细,可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又会挺身而出救下自己和倾苒呢?难道只是还倾苒的一个人情吗?人情?殷络想到这里自嘲的笑了,在自己的印象中,他们被描述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邪恶势力,是的,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会这么认为,可是自己亲眼所见的怎么会有假?纠结的他将手边的酒碗斟满,一饮而尽。
  
  至于殷络会知道血影族潜入倾邺城刺杀页罗的事情,是因为殷络看到了痕菲的羽鹰,殷络知道很多倾邺城中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父亲页罗在倾邺城布置的手下会探知很多城中的密事,当殷络看到羽鹰时便截下了消息,才得知此事,这才回来告知命天。
  
  殷络隔着木质纸窗看了一眼店家外小路上的行人,他们每天过着平稳安详的生活,羡慕之心油然而生,而如今自己背负剑师之名,却在这一段时间里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朝夕相处的战友死去,相依为命的亲人不能再见,在生与死的境地中寻一线生机,原来所谓的战争就是血淋漓的屠杀,是要死很多人的。难道一定要彼此以命相搏吗?难道就没有办法平息这场浩劫吗?
  
  “小哥。”
  
  一名女子腰别佩剑,一身清白素衣,甚是清秀。一手提着一坛酒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殷络的面前言道:“我叫纳兰钰,是奉命来杀你的。”一边似笑非笑的说着,一边把殷络的酒碗斟满。殷络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冷笑回应道:“你就这么有把握。”纳兰钰绕过茶几到了殷络身边道:“杀不了你,那这里的人都得死。而且我看你刚才思虑的也很痛苦,活着也许你还会看到更无情的屠戮,更在乎的人惨死。”殷络凝眉低声道:“以你的实力有的是办法和机会不动声色的杀了我,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阴谋,但是我告诉你,只要你敢动我在乎的人,我会动用我所有的能力,让你们在倾邺城里的谍者消失。”纳兰钰轻佻道:“那些人的性命微如草芥,死不足惜。但是你的命却能左右大局。”
  
  殷络感觉到客栈外聚集了大量的甲士,而且还有股强大的气息靠近,是倾邺城的战将。殷络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原来她是有意接近自己,再把倾邺城的战将引至此处,就是为了让城主以为自己的父亲是在委派自己通敌。殷络冷静道:“你还不走吗?”纳兰钰扬起嘴角笑道:“我得保护你,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人,我会把要伤害你的人送入地狱。”
  
  客栈里一名半醉的大叔见纳兰钰如此说话便上前轻佻道:“他一个脸有疤痕的人,你要保护他,可惜了你这个美人儿了。”话音刚落,纳兰钰手里的剑毫不客气的划破那人咽喉,店小二端着酒具,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客人,惊吼了一声丢下手里的东西撒腿就跑,其他人见状也纷纷逃窜。崖茗、苍尘带着数十精兵将客栈围了起来,早在纳兰钰进入倾邺城就已经被崖茗盯上,并且一路追踪至此,而且这里是纳兰钰进入倾邺城之后的第一个落脚点,便吩咐手下围了上去,苍尘在客栈外他看见了客栈内与纳兰钰会面的殷络,即便他容颜半毁也轻易的被认了出来,因为他手里的那把剑不会错。
  
  纳兰钰看着眼前的殷络认真道:“你还不走?”殷络笑道:“废话真多。”纳兰钰凝眉生气道:“那我就杀了你吧。”言毕提剑便刺,殷洛一脚踢翻茶几闪身而退,纳兰钰转身一跃从木窗跳了出去,随即和倾邺城的战将缠斗在一起。殷洛刚想冲出去便被冲进来的一名甲士拦住了去路,殷洛凝眉看时,正是自己父亲的手下芦丁,便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芦丁一把把殷络推到客栈大堂回答道:“后面有暗道,请少主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否则倾邺城危矣。”殷洛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出去斩杀纳兰钰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此后便要背负这不白之冤。芦丁见拦他不下便单膝跪地道:“即便你现在能出去将那敌将斩杀,你也有杀人灭口之嫌,一样难平这口舌之争。”殷洛失叹一声,转身而去。原来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原来自己的力量如此微不足道,可笑的是自己生如蜉蝣却想逆转乾坤,还真是不自量力,他想到了伊侬,想到这样的自己如何能护得了她一世无忧。思及此处便伤痛不已。
  
  第178章默认分章[178]
  
  “智千机,这就是你说的万事俱备嘛。”剑廷凝眉看着跪在面前的智千机继续道:“据我所知这天焚的火是七日不灭之火,我带的粮草只够维持十日,这仗要怎么打还请你教我。”智千机抱拳颤声回道:“属下知罪,愿将功补过。”“可是,我不相信你了。”剑廷言毕看了一眼远处的烈火,他想不到区区蛮族竟然能阻血影族之铁骑七日,如果就此罢手,那是何等的不甘心,十年的卧薪藏胆不能就这么功亏一篑。
  
  智千机听闻此言,冷汗从额角的发髻间流了下来,绝望的抽出腰间的匕首,毫不客气的用匕首吻向自己的脖子,是的,眼前这个人是血影族的王,高高在上,任何违背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与其苟且偷生的活着还不如就此一死了之。就在匕首要划破脖子的瞬间,智千机的手被牢牢的抓住。智千机睁开眼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王夺下匕首,无言以对。
  
  “我给你重生的机会。”剑廷扶起智千机看着眼前的烈火继续道:“为了雪耻,我厉兵秣马十余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血洗倾邺城,祭我族英灵,为了这一日我等的太久了,这区区的天焚怎能阻止我这日思夜盼的复仇之心,现在能有能力通过这天焚的人有,东方祭、慕修寒、顾离澈、秦楚殇、纳兰珏、还有你,六人,你们都是可以独当一方的将才,我希望在我通过这天焚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你们手提凯、页罗、预斯,以及所有反抗者的人头来见我。”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