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她想不到父亲可能会有这么惊人的苦衷

 
  是活着?还是已经死掉了,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疼痛。全身如烈火灼烧般疼痛,连支配自己手脚的力量都丧失了,还是第一次败的毫无还手之力呢,殷洛拼劲全力想张开眼睛,忍着脸部被灼烧的疼痛看到一点朦胧的亮光,随后只听见一名女子的尖叫便失去了知觉。
  
  “吓死我了!”
  
  “可真是要吓死我了。”青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缓了缓自言自语道:“公主就算是要找人试药也别挑这么丑的啊。”青离看到眼前这个有些面目全非的人,连靠近他都需要很大的勇气,虽然抱怨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处理好殷洛身上的伤口。青离是婉夏的丫鬟,婉夏则是蛮族唯一一位精通医药的公主,也擅长用毒和蛊。倍受蛮王的疼爱,只因她拒绝了他父王(蛮族首领)用她的蛊、毒来征服倾邺城,而险些被杀,因为她医术在蛮族无人可及才留她一命,并把她逐到营盘偏僻的角落里,远离王室,冷落至今,因为她经常为受伤的蛮兵救治,所以也没有人因为她落魄的处境而让她难看,一些蛮兵知道她经常进山采药,便在山中给她搭建一间木屋以避风雨。
  
  “怎么了?”
  
  婉夏寻声来到青离近前继续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额!公主……”青离顿了顿鼓足勇气道:“你不会真的大半夜把我留下照顾他吧,我不想在这里守灵啊,万一他诈尸了怎么办?我刚才看到他眼睛动了,真的动了。”婉夏来到床边看着眼前这个濒死的人有些好奇,一般来说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撑不两天意识就会被拖垮而放弃求生的欲望,日落之后这便是第五日了,是什么原因让他拥有这么强的忍耐力,真的是令人好奇又期待。婉夏亲手喂他服下一粒丹药保住他的性命。
  
  “公主?”
  
  青离叹了口气道:“还真是被无视了呢。”婉夏回头看她一脸不乐意的样子笑道:“你不是找到一个好的帮手了吗?”青离一眼错愕的尴尬道:“不会吧,怎么知道的?”难道被颜廷出卖了,难道他不怕被我碎尸万段?。婉夏得意道:“你不用这么纠结的,前天晚上担心你害怕想过来陪你,结果看见他了,话说你还真是无情啊,把他叫来,你却走了。”青离理直气壮道:“我要是去了不就相当于肉包子打狗了吗,我可以为了您破例使用美人计,但是不能把我自己赔进去啊,您说是不是?”婉夏向来都说不过青离便回道:“那不妨再让他多操劳几日。”青离无奈道:“关键他今天王命在身没空了。”
  
  “公主!”
  
  青离认真道:“放弃他吧,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可是我听颜廷说他就是倾邺城的战将,那个被焚子牧打败的家伙,他是我们的敌人。如果你今天救了他,那么将来一定会有很多族人死在他手里的。”婉夏上前轻轻抱住了青离轻声道:“谢谢你,让你做这么多你不愿意的事情,难为你了。”“你这是要赶我走了吗。”青离呆呆的看着婉夏气道:“你不可以这么善良,难道王对你的冷落还没让你受够吗,难道对王说一句对不起就这么难吗?”婉夏低下了头走到了屋外,黄昏的夕光洒落在整个林间,那么美。青离看着婉夏的背影笑道:“可别让我看见你流泪,不然我会笑话你的。”婉夏被气的哽咽道:“你的胆子真的是越发的大了,竟然都敢取笑我了。”
  
  青离感觉身后袭来一阵恶风,回头发现剑已经架在自己的肩膀,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遍体鳞伤的人竟然还能拿起剑。婉夏见状急道“住手,切不可伤他。”青离认真道:“你现在知道了吧,我要杀你易如反掌,把剑放下吧。”殷络收剑忍着疼痛靠着床边喘着粗气问道:“是你们救了我,你们是蛮族?”青离点头哼道:“完全正确。”殷络尴尬的笑道:“我可不想欠你们这个人情。”青离见他要寻短见急道:“千万别寻死啊,你知道为了救你我们可是几天几夜没合眼了,你要是死了我们多亏啊,再说了,你当时都是一个快死的人了,我就顺便拿来练练医术,仅此而已。”殷络躺回道床上无力地回道:“我叫殷络,是你们的敌人,在救我之前你们要想清楚。”青离不屑道:“你还真是耿直啊,我叫青离,我身后这位是蛮族公主婉夏,是她救的你,你可要把救命恩人的名字记住了。”殷络看了一眼站在门前的婉夏,身穿银纹度花裙,羽纱长袍,青丝如墨眉眼景致如画,却有几分和伊侬相像,便叹了口气闭目而眠。
  
  又过了几日
  
  青离意外道:“你这恢复的也太惊人了,这才几日就能下床走路了?”殷络亦笑道:“多亏了婉夏姑娘的灵药。”经过几日的相处,殷络发现蛮族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粗鲁,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并且渴望和平,而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进攻倾邺城也只是听信了血影族的挑唆。“我呢、我呢?”青离一脸敌意的看着殷洛气道:“你这个人太没良心了我跟你说。”殷洛抱拳施礼道:“自然也离不开青离姑娘。”坐在一旁的婉夏看着殷洛脸上的伤痕心疼道:“可是你容颜半毁,我还不曾找到医治的方法,不如留下来可好?”殷洛低头婉拒道:“我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婉夏抢言道:“不会的,容颜如此,穿的又是我们蛮族的服饰。”青离拍了拍婉夏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强人所难了,毕竟他不属于这里。”婉夏无奈道:“一定要成为敌人吗?”殷洛看了一眼晴天空道:“不会的,我相信你们和我们开战一定是受了血影族的挑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父王已经被软禁了,也许在他将你驱逐出王室的时候就已经身不由己了。”青离质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殷洛凝眉认真道:“我想焚子牧就是血影族战将,从他肆无忌惮的样子可以看出血影族在蛮族中的地位,假设这个成立,那么蛮王突然冷落婉夏公主也就情有可原了,这是作为一位父亲选择保护女儿的最好方式。”婉夏听完想起以前父亲疼爱自己的回忆,泪水终于流了出来。自己还在他的冷落中产生过恨意,如果这一切都如殷络所说,那么族人和父王岂不是有性命之忧。婉夏起身看着殷络恳求道:“帮我,救我的父王和族人。”
  
  “嗯。”
  
  殷络凝眉道:“必全力以赴。”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