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昨日有人私闯百刃阁触发了第二道结界

 
  清晨的阳光透过大殿的门窗洒了进来,在黑暗散去后让人感觉到一股来之不易的温暖,凯一个人来到了殿内,对于昨夜有人触发百刃阁结界的事情他已经有所察觉,所以已经派人去了百刃阁调查,而此时的等待便成了一种煎熬。
  
  少顷,他召集的战将和法师都来到的大殿之上,荆折、星纭、紫琼、梦丘、帝天、忆涛、痕菲、崖茗、苍尘等人侍于两侧,最末两位便是志雪和东旭,预斯和凌煜最后一起进了大殿。凯愁眉紧锁起身言道:“最近总能感觉到一种无以名状的不安,不知你们可有察觉?”
  
  凌煜提步言道:奇怪的是最后变成一团黑雾消失了,属下斗胆猜测,此事可能和页罗有关。”殿下哗然一片,果然是这样,预斯看着身前直谏的凌煜有些无奈便忍不住干咳了几声。凯看了一眼预斯,发现他脸色极差便问道:“预斯,你受伤了?”预斯提步回道:“无碍。”志雪上前解围道:“预斯大人耗损元气才会如此,皆因救治在下所致。还有关于殷络的事情,殷络一行人在落翼涧遭到蛮兵的埋伏,伤亡惨重,至今未归,想必是凶多吉少。”凯怎么也想不到殷络会死在蛮兵手里便问道:“你如何得知?”志雪回道:“芦丁是殷络一行人中唯一活下来的战将,据他所说穿过落翼涧就是蛮族营寨,殷络为了保护他们身先士卒,在敌阵中拼杀不知所踪。”众人闻听如此,皆叹息。志雪凝眉继续道:“倾苒在追击敌人时碰到了血影族战将剑尊炎爵九死一生”志雪单膝跪地请命道:“请王念在他誓死护关的忠勇减轻对他失职之责的处罚。”
  
  “哦?”
  
  凯起身凝眉道:“炎爵吗?看来血影族已经耐不住性子了,能在炎爵剑下活下来,想必他的伤势并不比你轻多少。我要是再责罚他就似乎太不近人情了。”
  
  “谢王。”
  
  志雪悬在心中的巨石终于落了地,骤然轻松了许多。凯起身言道:“一面是有人想窃取百刃阁中的魔兵风刃,一面是关隘前的满族异动频频,还真是内忧外患呢。”预斯走到凌煜面前问道:“你是否与私闯百刃阁的人交过手,如果动手你一定能分辨出来那个人是不是页罗。”凌煜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明明自己已经困住了页罗,随后脑子一阵眩晕便不记得后面的事情,对于页罗是怎么离开的也全然忘记,难道是自己中了什么邪术。见预斯如此问便顺势回道:“待我发现贼人后,他们便变成两团黑雾消失了,未曾动手,相比之下更像是血影族所为。”
  
  “星纭、紫琼”
  
  凯命令道:“你二人精通阵法、术数,可助凌煜一同把守百刃阁。”“属下领命。”二人言毕随凌煜退出大殿,回守百刃阁。“崖茗、苍尘,命你二人彻查倾邺城中可疑之人,对于血影族余孽杀无赦。”二人领命而去。“忆涛为帅,痕菲为将,帝天、南明绝、志雪、东旭为辅,引军五千驻守关隘,如蛮兵来犯痛击之。如遇血影族战将亦速报之,倾邺城之安危皆系于诸君。”忆涛领命带所需之人退下。
  
  “荆折、梦丘。”
  
  凯凝眉喝道:“将预斯拿下。”荆折、梦丘闻言错愕着,梦丘提步抱拳问道:“可否告知在下原由。”凯看着预斯言道:“预斯,你可有话要说?”预斯回道:“原来您一直在为那次占卜耿耿于怀,虽然命数是无法改变的,那是否我们亲眼所见的就是事实真相?”凯看着预斯道:“既然如此,我派荆折、梦丘协助你,我希望你在我失去耐心前,证明页罗无害于倾邺城。”预斯看着凯认真道:“我誓为护城而死,誓与诸君生死与共,如违此誓,万劫不复。”言毕转身离开。凯听到预斯如此说话,痛如针扎。这完全是臣下对主上的忠义,真不是朋友间的肝胆相照,想想还真是失败呢,凯看着空无一人的大殿,为了倾邺城自己已经心力交瘁,难道也只是这种程度吗?
  
  ……
  
  马车依然奔向王都
  
  “芽儿,真的是你啊”一路上,染尘见到芽儿高兴的有些忘乎所以,完全把倾苒和修锦这两个病号抛到脑后,染尘没等芽儿说话继续问道:“你怎么会到这里呢?”芽儿一巴掌抽在了染尘的脸上问道:“疼吗?”染尘呆愣着回道:“挺疼的。”芽儿一把抱住染尘含泪笑道:“我以为在做梦呢,我听说你受了很重的伤,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瓜。”
  
  染尘拭去芽儿眼角的泪水笑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躺在一边的倾苒见状气道:“别光天化日之下把人姑娘欺负的哭哭啼啼的,好不。”染尘故意炫耀道:“有意见起来打我呀。”倾苒还真是拿自己的身体没办法,完全使不上力气。芽儿破涕为笑看着倾苒道:“我叫芽儿,请问你怎么称呼呢?”“倾苒”倾苒报上自己的名字刚想握一下芽儿白皙的手,染尘见状一巴掌把他的手打了回去。
  
  “哎……”
  
  倾苒无奈道:“真的好气啊。”
  
  “你是倾苒?”
  
  芽儿笑道:“我常听殷络提起你呢。”“殷……络吗。”倾苒轻声叹了口气,想说的话全部咽了回来,芽儿见状有些不对便问道:“怎么了?”“傻丫头。”染尘抱着芽儿低声道:“不要问了。”
  
  “殷络……”
  
  修锦突然从恶梦中惊起,修锦看了眼身边的三个人摇着头冷静了一下便问道:“这是哪里。”染尘回道:“是在去王都的路上。”修锦有气无力的回道:“看样子我要下车了。”染尘拦道:“你受这么重的伤,不要这么勉强了。”
  
  “是吗?”
  
  修锦继续道:“至少我还活着,活着就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倾苒低头道:“染尘,我们回去吧,这样苟且偷生的活着真的不适合我,我不能让志雪一个人承担我的过失。”芽儿颤着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刚才说殷络他怎么了?”染尘看着芽儿小声道:“殷络他只是遇到了点麻烦。”随后染尘看着大火笑道:“还真是一群固执的家伙呢,如果把你们都打晕也挺伤脑筋的,那我陪你们一起回去,生死与共。”倾苒一脸不屑道:“就知道在妹子面前耍帅,真是让人受不了。”
  
  ……
  
  “父亲?”
  
  伊侬看着刚睁开眼的父亲担心道:“你可好些了?”页罗睁开眼看到是伊侬守在身边笑道:“还是害你担心了。”伊侬坚强的笑道:“一直都想为父亲分担些什么,可是父亲将一切都料理的很好,让我连出一份力的机会都没有。”页罗欣慰道:“你只要安然无恙的待在我身边就好,我不会再让你出事了。”伊侬忍着泪水回道:“真是难为父亲了。”伊侬低着头,页罗脱口而出的那个再字着实让伊侬不安起来,难道真的是哥哥出事了吗?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