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路两旁的密林之中隐约掩藏着凶猛野兽的踪迹

 将近黎明,页罗一个人走在通往百刃阁的石砌小路上可是一路走来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只是一切都太过于安静,过分的安静之中似乎掩饰着某种阴谋。页罗走到小路尽头的断崖处,前面就是悬浮崖,而连接悬浮崖和小路的只有一条铁锁木桥,桥头写着禁地二字。悬浮崖是前往百刃阁唯一一条路,并且由第一道结界保护着。
  
  铁索木桥有百米之长,由方格木板拼成,而且颜色不一,一旦踏错方格桥体就会瞬间消失,来犯者便会跌入深谷之中,同时触发结界示警。即便是页罗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对于这些情报也都是私下收集的,血影族不止一次前来窃取风刃,而最严重一次竟然攻进了由凌煜亲守的大殿,嗯,那个有本事攻进大殿的人便是血影族轩化,最后轩化败给了凌煜,在败退的时候跌入了谷底昏迷不醒,也就是页罗修炼的地方,是页罗救了他。天还未亮,一切都还是那么平静,微风吹在身上亦可体会到不怀好意的冷凉。页罗深知,如果自己来到这里的事情被倾邺城的人察觉便会遭致猜忌,想来自己还真是不理智呢。就像有些事情是无法靠自己的理智来进行抉择的,就像有些事情如果不能亲眼一见便不会安心。
  
  页罗感觉一股强劲的气息直逼而来,便躲进路旁的密林之中隐藏着自己的气息。一个人影飞快地冲到木桥便,一脚踏地而起,飞身而行,竟然直接飞落到对面。页罗凝眉之间,又有两个人随后冲了过去,实力皆不容小觑,三个人在月色掩护下消失在悬浮崖之中。不踏木桥而过想毕对这里的机关有所了解,而且一跃轻松便到了对面,这等身手倾邺城也并不多见。越来越有趣了,页罗想毕飞身而上一跃也来到了对面,来到悬浮崖,悬浮崖其实是一座迷宫,一侧链接木桥,一侧通往百刃阁的藏兵殿,迷宫之中遍布各种机关。来到悬浮崖迷宫入口前的页罗看到几名护卫斜躺在地、血染衣甲,周围剑痕满布,看来是经过了一番激斗。想毕是护卫太过自负,还没来得及示警便命丧当场了。页罗根据敌人气息冲进了迷宫,他之前听过轩化对这里的描述,而他的描述跟闯入者所走的路线惊人的一致,避开了所有的机关找到了出口。页罗看着眼前不远处的藏兵殿,是的,魔兵风刃就被封存在那里。第三道结界终于被触发,一道强劲的气浪四散而去。页罗飞身而上,隐身在一处屋瓦之上向下探看。
  
  凌煜守在大殿门口,手持凤灵剑对峙两名黑衣人,数十守卫将其二个入侵者围在其中,凌煜剑指凶徒冷冷道:“我对影子没兴趣。”言毕一道剑斩破空而现飞向页罗,页罗大惊飞身而起。凌煜面前的两个入侵者变成一团黑雾消失了。
  
  “哦?”
  
  凌煜略显吃惊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页罗认真道:“稀客啊。”页罗知道自己还真是被摆了一道便回笑道:“还真是尴尬。”凌煜再次提剑指着页罗道:“两个选择,一是束手就擒,二是和我决一死战,否则你离不开这里。”页罗依然感觉得到另一股强劲的气息存在,尽管这种气息被故意压制着,在这里和凌煜动手,贼人一定会趁机夺取风刃。便自言自语道:“还真是搞砸了呢。”
  
  “那么……”
  
  凌煜认真道:“动手吧。”页罗认真问道:“你对我的造访显得有些过于冷静,能告诉我原因吗?”凌煜回道:“曾经那个闯入到这里的血影族战将败而未死,即便我没有见过他的样子,但在你气息下掩藏的那把兵器已经完全出卖你了,轩化的魔兵影光,所以你现在的处境确实很尴尬。”页罗佩服道:“不愧是百刃阁的守将,对兵器的了解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奉承的话就算了。”凌煜凝眉道:“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剑尊页罗。”
  
  页罗刚想动手,却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抽象,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神智,只见一个黑衣身影飞身从铁锁木桥前一跃而起到了对面,随后两个身影紧随而去。页罗刚想跟上去一探究竟,一只手牢牢的压在他的肩膀上。页罗回头惊见预斯便错愕的问道:“你如何会在这里。”预斯喘着粗气脸色苍白道:“离开这里。”页罗一把抓住了预斯的手腕吃惊道:“你动用了逆时之力,为了我?”预斯额角流着冷汗凝眉虚弱道:“逆时之力无法改变结果,凌煜以及城主依然会怀疑是你闯的百刃阁。”页罗咬牙怒道:“你疯了吗?难道你不知道动用逆时之力的后果吗?”预斯呵呵道:“天罚这种事情岂是人为可避免得了的。”页罗趁夜将预斯带回了自己的庄园。
  
  逆时之力极其耗损元气,如果一个人一次耗去自己三分之二以上的元气是无法自我修复的,而且会对身体造成难以估计的损伤,页罗先用护气笼罩住预斯,提步来到了门外。轩化凝眉看着页罗认真道:“你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嗯。”
  
  页罗认真道:“我还你神兵影光以及自由之身,只求你护我一夜。”轩化冷冷道:“我从来不赚占便宜的买卖,只要你记得这个人情是你欠我的。”页罗笑道:“你还真会讨价还价。”言毕页罗回到房间,开始将自己的元气转给预斯。
  
  “等等。”
  
  预斯微弱着气息道:“我如今是个半残之人,如果你现在为了我自损元气,那么倾邺城的安危真的会命悬一线。”页罗冷冷道:“我已经欠了一个家伙很大的人情,再欠一份我就还不起了,所以不要试图改变我的决定。”
  
  轩化看了一眼微亮的天空,太阳带着光明升起,黑暗在渐渐隐退,就这样周而复始的轮回着。微风吹起的发丝竟然让自己感觉到一点动容,难道这就是血影族无法理解的情感吗?在刀光剑影中杀戮、变强,对于将自己元气无偿送给别人这件愚蠢的事情上,轩化现在突然感觉到并不是那么不可思议,他看了一眼伊侬亮着灯的房间,他能感觉到她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是和自己曾经追随的血影族少主剑诀身上的味道一样,难道她真的是血影族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吗?
  
  第195章默认分章[195]
  
  夕阳半落在对面的镜觉山,温暖的余晖充盈地洒落在秀羽山上,这个时候薄云影落透着暖人的醉意,清风卷着翠绿的叶片在半空零落,这是庄园最美的时候。
  
  “芽儿……。”
  
  伊侬在房间里低着头自言自语道:“哦,已经不在了呢。”是啊,如果继续让她留在这里一定会有性命之忧的,伊侬感觉到了那种危机四伏的窘境。殷络不在、父亲不在、能陪自己说话的芽儿也被自己支走了,细想还真是孤单了呢,尽管自己很努力可还是不太习惯这过分的宁静。伊侬对着镜子努力地笑了一下,然后起身推开门。
  
  “咦?”
  
  伊侬愣在门前,她看到命天抱着剑靠在门边闭目养神,独有而特别的姿势。伊侬随即笑道:“你可是来看我笑话的。”“你没事就好。”命天微睁开双眼见伊侬没事言毕便要提步离开,伊侬失落道:“在我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就连作为我的剑的你,也要躲开吗?”命天停下了脚步背对着伊侬言道:“在喜悦、伤痛面前,已然是无法用语言来分享的。”伊侬自嘲道:“你还真是吝啬呢。”不过看到他慢慢远去的身影还是会让人觉得比较可靠,可靠的足以值得人信任。
  
  是杀气。一只冰箭划破半空而现,命天凝眉拔剑奋力将冰箭斩成碎片,退了两步稳住身势。根据冰箭的飞行速度和附着的魔法来看,那个家伙又回来了——枭让。命天凝眉看着前面,枭让再一次一脸邪恶的出现在了他面前。枭让笑道:“你还真是一个大麻烦呢,每一次都出来捣乱,那么就去死吧。”言毕凭空召唤出十余把冰箭悬在半空,随即这些附着着枭让魔法的冰箭毫不客气地刺向命天。命天边退便挡退到了伊侬的身前,尽管拼劲全力可还是被冰箭伤到几处,血染红了衣衫。“为什么?”伊侬看到受伤的命天绝望道:“如果你不是他的对手,就让他把我带走好了,怎么样都好,别在杀戮了。”枭让狂妄的笑道:“是啊,被一个没有能力的剑士保护还真是无奈啊。”
  
  “呵……。”
  
  命天紧握手里的悬追剑无奈道:“还真是被小看了呢。”言毕挽起右手的长袖,解开缠绕在手臂上画满咒符的绷带。命天背对着伊侬认真道:“回到你的房间去,在我解决掉他之前别出来。”伊侬含着泪水笑道:“可别食言了。”伊侬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向房间,可绷紧的心依然还是悬着,她知道只有她离开才不会让他为了保护她而分心。
  
  “哦?”
  
  枭让略显吃惊的看着命天继续道:“你这是要认真了,是不是晚了呢?”言毕邪恶的念动法咒,四根冰柱拔地而起、尘土四溅,将命天困在其中。四根冰柱所形成的区域中不断由寒气凝结出冰箭。命天试图破境而出都被冰箭拦下,枉费了不少气力。“哦?”枭让鄙夷的笑道:“蝼蚁,让我欣赏一下你对死亡的恐惧吧,冰封冻。”寒霜骤降,冰柱所围成的区域瞬间被冻结成冰,命天被牢牢的禁锢在冰块之中,枭让走到近前看到被冰冻的对手,他紧握着悬追剑高指长空,低垂着头,枭让感觉不到那种从尸体上传来的绝望,难道?一股强大的气力夹着电光从天空砸了下来,枭让大惊飞身而退,却因躲闪不及,飞出数丈载到在地,冷汗不停的从额角流了出来。一声爆裂之后烟尘滚滚,被击碎的冰块溅落一地。命天伤痕累累的从烟尘之中提着剑缓缓走出,一脸不削地看着枭让。
  
  “怎么可能?”
  
  枭让刚想转身而逃,回头看见一人便怎么也迈不动自己的双腿。页罗的佩剑指着枭让的咽喉冷冷道:“很绝望吗?”枭让绝望的邪笑道:“既然你现在在这里,想必少主他们在百刃阁的行动已经得手了,可怜的蝼…蚁…。”还没等枭让说完话,长剑便刺进了他的咽喉,血染尘埃。一道剑斩毫不客气的飞来,页罗见状闪身而躲,暴怒的命天提剑狠狠的砸下,页罗横挥长剑牢牢的接下这一重击,后退了两步。命天的双眼散发着红色的异光,页罗一脚踹在命天的腰间将其踢飞,命天撞在庄园门前的石狮摔在了地上。页罗走到命天面前,看到了他手臂上的咒痕凝眉举起了长剑。
  
  “父亲……。”
  
  歇斯底里的喊声叫住了页罗,伊侬拼命的跑到近前,看到了伤痕累累的命天,抱住父亲的伊侬,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哭道:“不可以。”页罗心疼地看着伊侬歉意道:“我知道了。”页罗收起了佩剑慢慢拭去伊侬眼角的泪痕心疼道:“让你难过成这样,我还真不是个好父亲。”页罗低身来到命天近前,发现命天身体上的异样不见了,手臂上的咒痕也消退了很多,看来为了保护伊侬他可是拼了命了。页罗用愈气为命天的伤口止了血,背他回到他的房间。
  
  “芽儿呢?”
  
  页罗把命天放到床上安顿好转身问伊侬:“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见芽儿?”伊侬低着头轻声回道:“芽儿刚刚,出去了。”页罗摇了摇头笑道:“既然你不想说,想必是有苦衷的,不过你确实没有撒谎的天分,还真是让人伤脑筋。”伊侬挠头尴尬的笑了。页罗刚才听到对手提到少主,难道是血影族少主剑诀也来到了倾邺城,那他的目标就应该是百刃阁的魔兵风刃,可是百刃阁地形易守难攻,而且有三层结界,触动任何一层,倾邺城的战将都会在一炷香的时间赶到,而且百刃阁中机关无数,守将凌煜更是身经百战。页罗虽然深知这些可还是放心不下。页罗嘱咐了伊侬几句便离开了。
  
  “你要去?”
  
  站在门外的轩化看着页罗凝眉问道:“你知道的。”页罗认真道:“恩,所以这里就拜托你了,替我保护好伊侬。”
  
  “别死了。”
  
  轩化看着页罗离开。
  
  ……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