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对于出售的商品做出质量承诺
新浪微博 微信

我愿意做你们剑下的第一个亡魂

 
  倾邺城王殿
  
  志雪和东旭的双手被绳索反绑着,由护卫押进了大殿之上,两人单膝跪在地上,帝天随后跟了进来。志雪看到坐在王座之上的城主凯,冷峻的让人难以琢磨。再看两侧聚集着城内极具威望的法师和战将。荆折、星纭、紫琼梦丘等法师列于左侧,预斯也位列其中。而右侧有忆涛、痕菲、崖茗、苍尘等战将,志雪深知倾邺城将有大事要发生,而这件大事不仅仅是私放倾苒这么简单。志雪捂唇干咳了几声,不想在手心上看到了自己鲜红的血迹,便慢慢调整气息。
  
  “报城主。”
  
  帝天率先打破了大殿的宁静继续道:“我奉命捉拿罪臣倾苒,却不想倾苒被志雪暗中私放,东旭公然以下犯上,故将其擒下一并交由城主大人处置。”凯闻言眉头紧锁看着志雪问道:“志雪,你可有要辩解的。”志雪低头回道:“听凭大人裁决。”东旭见状怒道:“志雪大人守关三年有余,击退蛮兵几十次,斩杀敌兵十万计,如今有功不奖、有过必究,试问天理何在?”帝天拔剑架在东旭的脖子上冷冷道:“大殿之上岂容你如此放肆。”
  
  “让他说下去。”
  
  凯的话很轻,却足以让大殿上的每一个人听得见,尤其是帝天,帝天怏怏的退到一旁。东旭凝眉起身继续道:“数日前,近万蛮兵奇袭关隘,志雪大人以两千守军以拒之,伤亡过半,君墨战死,志雪、倾苒、染尘借誓死护关身负重伤。此等悲壮岂是你们可以想象得到的。”预斯看到志雪的脸色有异,还没等他多想,志雪的身体在众人面前慕然倒下。预斯提步上前请命道:“观其面色,志雪伤至肺腑不轻恐有性命之忧,请王择日再行赏罚。”
  
  “你差人带下去便是。”
  
  凯看着预斯继续道:“你们倒是很像。”预斯听出了凯的言外之意便低下了头无言以对。预斯上前解开两人的绳索,将二人安排给殿下的护卫,护卫领命带二人退下。在给志雪解开绳索时,他感觉到志雪不为人知的颓丧,看来君墨的死和伙伴们的离去已经让这个家伙心力交瘁了。凯起身走到了预斯面前认真道:“有些事情你该告诉我了。”
  
  “我相信页罗。”
  
  预斯继续道:“在志雪传给的战报中提到了,是页罗的部将驰援了关隘,才让关隘没有被攻破。”“那位部将是血影族战将轩化吧。”凯冷冷的继续道:“你应该知道在上次和血影族大战时,有多少朝夕相处的同伴死在他的影光之下,因此我难以说服自己相信他。”预斯再次沉默了,他想不到凯知道的事情远比自己认为的还要多。
  
  “然后呢?”
  
  只听们外一声大喝,页罗冲破了护卫的阻拦径直走进了大殿继续道:“你设计陷害殷络。”言毕一掌击向凯,凯单手集气相迎,两人拼起了劲力。崖茗、苍尘两人见状飞身冲向了页罗,页罗咬牙闪身而退抽出腰间的长剑退出了大殿,崖茗和苍尘跟了出来,三人战在一处。其他人护着凯也来到了大殿之外的空地上。预斯念动法咒,天雷招来将三人分开。待他们要动手预斯已经拦在他们中间道:“等等再动手。”凯感觉到手臂一阵酸麻,想不到页罗的修为精进了这么多。凯不知道页罗是从哪里得来殷络出事的消息便问道:“殷络出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心知肚明。”
  
  页罗反问道“难道修锦和志雪都没有跟你提起殷络的事情吗?”预斯上前打断道:“志雪刚才在大殿之上还未言明始末便晕倒了,关于殷络的事情我们尚不知情。”凯走到页罗面前认真道:“没错,是我把殷络支开的,就是想避开他和你做个了断。”
  
  页罗亮出了轩化的神兵影光道:“那就一起上吧。”预斯再一次拦在两人面前阻止道:“如果一定要自相残杀的话”忆涛见状亦劝言道:“如果是血影族重现的话,这是他们惯用的离间计也说不定,在事情没调查清楚前还请诸位冷静。”页罗无奈的苦笑道:“如果你们至亲至近的人死于非命,冷静这两个字未免也太让人寒心了。”言毕愤然离开。
  
  天下起了雨,即便是春末的雨也夹杂了透人心骨的凉意,倾苒感觉到一阵颠簸便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身在一辆行驶的马车里,修锦躺在自己身边,昏迷未醒,忧心忡忡的染尘坐在自己的旁边,见倾苒醒来便问道:“你可好些了?”倾苒只觉得身体有些沉便忍着痛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志雪呢?”染尘叹了口气回道:“你伤的太重,志雪让我带你到王都一位药医那里看病,不然你以后可能会成为废人,你现在还是老实一点别让伤势加重,才对得起志雪,我也好交差啊。”倾苒越想越不对劲,倾邺城的药医并不比别的王城差,为什么大老远的去王都呢便追问道:“是不是王都一位叫净心药师哪里,我之前听志雪说过。”
  
  “对对对”
  
  染尘连连点头,倾苒气道:“你小子还蒙我,我胡编的你也信,还不老实交代,是不是志雪出事情了,才让你把我带出来避难的。”染尘哽咽了半天,他想不到倾苒这不长脑子的家伙竟然变这么聪明了,便磕巴的回道:“你可别乱来,志雪交代了,你不听话的话可以直接打晕。”倾苒被气的干咳几声无奈道:“哎,这老铁可千万别出事情啊,我可欠不起这么大的人情。”
  
  忽然听马一声嘶鸣,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倾苒还好直接抓住了车内的扶手护住了修锦,染尘本来迷迷糊糊的,被这么一惊整个人从马车中颠了出去。还好身手敏捷,腾空一跃稳落在马车前面,只见一名女子被惊吓的倒在地上,染尘上前一看惊呆了。
  
  “芽儿?”
  
  …………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151 6975 9123
扫描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关注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